当前位置:主页 > 959577.com >

959577.com

《英汉大词典》第三版主编:未来的词典中语词都不是单维的香港最

发布日期:2019-10-20 04:47   来源:未知   阅读:

  10月17日,在一场主题为“字在”的交流会上,《英汉大词典》现任主编朱绩崧博士介绍了《英汉大词典》数字版编纂进度。正式启动一年后的《英汉大》在数字化转型上取得了惊人的进展,纸质版现有内容已可在微信公众号平台上查阅。不久的将来,读者还能够在“上海译文”、“文冤阁大学士”等微信公众号平台查阅这部体量不断壮大的词典。

  然而词典数字化并不是简单地把纸面搬运到屏幕。朱绩崧的目标不止于增加词条,而是希望提供更多元、精准的检索路径,甚至让语词信息和百科内容结合起来,成为一种新的信息系统。

  1970年代末,朱绩崧的导师、复旦大学英语系教授陆谷孙先生开始筹备、编写《英汉大词典》,1986年起担任主编。这部1500万字的巨制是由中国学人独立研编的第一部大型综合性英汉词典。网上尼康D5为什么那么便宜,到了新世纪,陆谷孙又主持了《英汉大词典》第二版的编纂。

  在去年《英汉大词典》数字版启动编纂之际,朱绩崧就表示,要发起一场横跨英汉语言文字的“社会文化运动”,请成千上万的热心读者加入编纂伟业。

  上海译文开发了微信新平台,通过它,可以提交新词、例证以及对现有任何内容的评价。网友提供素材,编辑审核加工。朱绩崧在去年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欢迎天南地北所有读者通过网络,一起参与。未来的理想状态是,《英汉大词典》所有例证都来自实证语料,比如这句出自莎士比亚,接到一个诈骗电话说是送一个节油器记录仪加一张400加。另一句是《唐顿庄园》来的。

  今后,《英汉大词典》会不定期推出相关的数字产品。“我们做数字版,就要像陆家嘴建上海中心一样,每天加一点,改一点,让建设的人、走过的人、远方眺望的人都看到它的成长。出了任何问题,及时修缮。不能再走老套路,规定几年后推出一个新产品。”

  朱绩崧感慨,与其说现在的社会急功近利,不如说每个人都对高效率有了很强烈的渴望。“社会的‘浮躁’伴随着生产力的解放而来。现在技术发达,有了这种可能性,允许你一边走路,一边刷朋友圈。这是社会变化的大趋势。

  “别说我们这个比较边缘的行业了,恐怕整个文化主流都没有办法和这种趋势抗衡。游戏规则不是我们制定的,但是当游戏规则摆在面前,我们就必须接受,认真研读。然后,想想新规则的框架下,我们词典编纂工作者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朱绩崧如是说。

  朱绩崧还强调,词典编纂在当下的出版环境中,必须把“用户友好”这句几年前不痛不痒的口号,抬升为“以用户为中心”,并将其确立为编纂活动的最高原则,同时积极开展以用户体验为主导的市场营销活动。“数字化”是千载难逢的机遇,更是背城借一的使命。

  朱绩崧在分享交流会上提出,《英汉大》未来有两大趋势。一是从“双语单向”变成“双语双向”。“将来这部词典恐怕不能再叫《英汉大词典》。叫《英汉大词典》就意味着你是根据英语查汉语。理想的结果是,你也能根据汉语查英语,成为一部‘双语双向’的词典。”

  第二大趋势则是主要负责解释语言的词典将来要和百科全书融为一体。“换言之,以后的信息查阅是‘一站式’的。”朱绩崧打比方说,今天的人看不懂英语就去查英汉词典或英英词典,做汉英时去查汉英词典,若看到某个词,不明白指的是什么东西,又得去查百科词典,“在信息时代,太低效了。”

  然而,朱绩崧也坦言,目前《英汉大》还没有经济、技术条件支持与百科全书的融合。“高效也不是一步能做到得,我们先争取实现‘双语双向’。”他举例“birthday”一词。若使用现有内嵌在微信平台中的《英汉大》,输入“birthday”,会显示词语本义、比喻义等内容。若反查“生日”,则会出现四项相关的英文词条。“信息还算比较丰富,但就是没有出现‘birthday’这个最核心的词,这是我们技术上的问题。目前,反向查阅还不成熟。”

  朱绩崧还拿立体几何做比喻:一个单词,处于一个假想的空间里,可以和许多面发生关系。掌握这些关系,读者才能充分理解这个单词。在语义层面,朱绩崧希望未来的《英汉大》起码把编写者人脑中可以搜检出来的东西都能呈现出来。“在我可能狭隘的专业视野中,全世界的词典还没有做到这一点的,但英国的牛津在努力。这是工作量极其大的工程。首先,你要确定个基本词,以基本词为核心再发散出去。将来,屏幕上显示的,也得是三维空间。”

  “下一个阶段,我们还是主要开发词典文本现有内容的多路径查阅和语义、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语用维度。”显然,朱绩崧的终极蓝图远远不止这些。

Power by DedeCms